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恶魔少年.岸村知美篇
恶魔少年.岸村知美篇
恶魔少年。岸村知美篇(1)-

-  我叫岸村知美,三十 四岁,家庭主妇。身高160㎝,54㎏,B88、W62、H86。-
-
  结婚已经十四年了,我只有一个儿子,他今年十 三岁,叫岸村州和。-
-
  最近,我有一些关于儿子的烦恼,可能儿子已经到了对异性好奇的年龄,近来,他总是约三五知己朋友到家里,将房间锁上,和朋友一起看录影带。
-
-  原本看录影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可是他们看的应该是……色情录影带。因为有时我经过,听到隐隐约约传出的声音,那是一些荡人心魄的呻吟声,相信州和看的不会是什么正经的录影带……州和总是神神秘秘的,对这方面的事情绝口不提,即使有时我转弯抹角的套问他,也问不出什么,总是被州和顾左右而言他,被他巧妙地拨开了话提。-
-
  为了证实州和是否学坏了,这一天我趁州和不在家,到他的房间去搜一搜。
--
  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好的,既不尊重儿子的私隐权,又有点像……当小偷的感觉,这和我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完全不同,所以我感到很矛盾,一方面我想知道州和搞什么鬼,另一方面,这样子偷偷翻弄他的东西,实在是不好……可是好奇心毕竟占了上风,而且我安慰自己,对自己说,这是为了了解自己的儿子,为了他好……结果在我在他的书桌柜子中,找到一盒录影带。-
-
  我用州和房中的录影设备看这录影带(我们家算是有点钱,不愁生活的,儿子的房间可不小,音响设备也齐全,电视、录影机等等当然都有),果然,这是色情录影带,片子是一位中年妇女和四个少年的性交场面。那中年美妇被人用绳子捆绑,被四个少年侵犯。-

-  看着这么激烈的片子,不禁令我面红耳热,呼吸不自觉的急速粗重起来,下身有点热热的感觉……想到自己身为一个母亲,在儿子的房间看三级录影带,真的是令人害羞……和我的预料一样,州和长大了,开始懂得「性」这方面的事情。可是想不到州和看的居然是性 虐 待式的片子,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刺激的事情,因为我们家一向非常保守,对性教育总是避而不谈的。
--
  我的儿子竟然对这些有兴趣,真的大出我意料之外。不过,男孩子对这方面好奇,是很自然的事,并不令我感到特别惊讶,令我吃惊的是……片子去到中段的对白。
-
-  「妈妈,我要插入去了。」-

-  「呀……停手,不要啊……哲郎……」
-
-  「啊……妈妈,我已经插入去了,插入你的小穴去了。」「喂!哲郎妈妈,用你的口服侍一下我的阳具吧!」什……什么?!哲郎不就是我儿子州和的朋友吗?这……这是他们自拍的录影带?!不是买回来看的片子吗?而且是哲郎强 奸妈妈的录影带?还和朋友一起侵犯妈妈……呆呆的看着画面,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片子是真的吗?太……难以置信了!
-
-  「喂喂,下一个轮到我呀!」一直在暗角的少年大叫。
--
  这少年……是我的州和!天啊!州和居然会参加这种禁忌的乱伦强 奸!-

-  「妈妈,你居然偷看了我的录影带……」突然,一把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。原来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,不知何时,州和已经回家了。
-
-  知美:「因为……最近你的房间常常有些奇怪的声音传出来,所以我……」知美被州和看到自己趁儿子不在家,偷偷的在儿子房间中翻箱倒箧,不禁有点心慌意乱,觉得很不好意思。一时之间,也忘了问录影带的事。-
-
  州和:「这样就可以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搜我的房间了吗?」知美:「嗯……你怎么对母亲这么凶恶啊?大叫大嚷的……还有,这录影带是什么一回事?你……」突然,有几个少年进入州和的房间,是录影带上的少年!哲郎他们!
--
  州和:「既然你看到了……嘿嘿……」
-
-  哲郎:「原本下一个对手还未轮到州和的妈妈的,不过既然给你看到了,没办法……反正带齐了摄影器材……」「动手吧!」不知是哪个少年说。
--
  「不要!好痛,你们想干什么?停手!」知美开始明白他们下一步想怎样,单是想一想将会发生什么事,她就吓得全身都冒出冷汗来了。-
-
  知美一个妇道人家,力量怎及得上四个身强力壮的少年?虽然她不停挣扎,但很快,便被他们脱去穿着的围裙、毛衣,双手反缚在背后了。全身衣服被强制的脱下来,优美曼妙的身材、雪白滑腻的肌肤,便出现在一班年纪远比知美小的少年面前,知美感到非常狼狈和难堪。
--
  「你们……停手啊!不要看!不要看我!」知美吓得不断大叫。也难怪,在四个少年面前裸露身体,而且有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知美的惊慌和羞耻,是可以想像的。
-
-  「邦洋,把摄录机从袋子里拿出来吧。」州和不理会母亲的叫喊,对其中一个少年说。
-
-  「……不愧是州和的妈妈呢,比哲郎妈妈更有魅力啊!看看她的小穴,颜色比哲郎妈妈鲜艳多了。」另一个少年万次说,一边用手拨开知美的阴毛。-
-
  「别……别碰我……」知美感到自己下身被人触摸到,忍不住悲鸣。现在,她已经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了,即使是想像,知美就已经惊得浑身发抖了。
--
  「对……比我妈妈更性感呢……」哲郎也感叹。-

-  「不,哲郎妈妈的温婉可人,也是第一流的,虽然身材没我妈那么突出,但那种富母性的身体,更令人兴奋啊!」州和露出淫邪的笑容,对哲郎说。
--
  「对……哲郎妈妈那种丰满而略为松弛的肉体,好像开到荼薇的玫瑰一样,柔软、温润。真不愧是熟女啊!比青涩的、蹦得紧紧的少女,更有一股成熟而妩媚的味道……」邦洋也感叹着说,看他的表情,肯定是在回味上一次和哲郎妈妈亲热时的情况吧。-

-  「你们……是不是人?为什么要这样做……为什么?」知美头脑一片混乱,在这情况之下,她居然追究起原因来了。
-
-  被儿子和他的朋友评头论足,而且连最隐密的私处也暴露在他们面前,知美感到身体发热,对这从未想像过的场面,知美实在不知所措。
--
  「嘿嘿……没什么,这是我们的兴趣。我们四个志同道合,组织了一个『奸母同好会』,原本呢,继哲郎妈妈之后,下一个是轮到万次妈妈的,不过给妈妈你知道了我们的秘密,为了封着你的嘴,只好先到你了……」州和轻描淡写的对知美解说。-
-
  「你们……疯了,我一定会告诉给你们的父母、不,是警察知道的……」知美大叫。她的冷汗开始渗出来,面色也显得苍白,身体虽然赤裸裸的,却感到异常的燥热,看来这几个离经叛道的少年的所作所为,令知美的精神受到很大的震撼。
--
  「不,你不会的,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,一会儿拍的录影带,就会在世界各地流通了,邦洋甚至会将录影带放上自己的网页的。到时,妈妈你给我们凌虐的片断,就会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了……嘿嘿嘿嘿……」州和冷笑着说。
-
-  「……」知美吓得面色发白,说不出话了。-
-
  想不到这几个少年居然这样变态,而且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……知美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甚至,她觉得这只是一个梦,现实中的州和,是她的好儿子,乖儿子,怎会干这些丧尽天良的禽兽事情?知美心底里,宁愿相信眼前的只是恶梦。
--
  她开始不懂得分别现实和梦境,潜意识中,她想逃避这个令她难以接受的现实……可是,现实总是残酷的。-

-  「州和妈妈,向镜头笑一笑吧。」邦洋已经准备好摄录机,对准知美的面孔和赤裸的身体了。-
-
  「不!不要!」知美惨叫。-

-  万次在知美身后轻轻一推,双手被反缚的知美失去平衡向前仆倒。因为双手失去自由,身体便伏在地上,只靠头、乳房和膝盖支撑着,屁股自然高高挺起。
--
  「好雪白的大屁股!州和,你妈妈的身体真的很性感啊!」万次在知美的背后,看着知美的身体。
--
  「我妈妈当然漂亮,我常常偷看她洗澡,这点我可以肯定。」州和骄傲的说道。
-
-  「州和……你……」儿子竟然常常偷看自己洗澡,而且在朋友面前自夸,知美不禁双颊绯红。-
-
  「不如用绳子把她的胸脯缚起来吧,这会更加显得她性感的。」哲郎提议。-
-
  「好,这样拍出来的片子更美,而且她会更加觉得羞耻的。这样一来,她就不敢告诉别人知道给我们强 奸了。」邦洋一面用摄录机拍着知美,一面和议。
-
-  州和找来一条绳子,绕着知美的胸脯和手臂上下紧紧缚着,令到原本已经很大的乳房现在更是高高挺起。-
-
  「停手……很辛苦……」知美觉得自己呼吸困难。-

-  「不要紧的,很快妈妈就会习惯了。」州和面上挂着一抹冷酷的微笑。-

-  万次再将知美摆成小狗般的姿势,挺起臀部,知美觉得这姿态太羞耻了,面上的绯红直红到耳根。-
-
  哲郎的手开始不安分了,他抚摸着知美的小穴,「咦?知美妈妈刚才看录影带时,觉得很兴奋吗?还是给我们用绳子缚着有性感了?小穴湿湿的耶!」哲郎有点惊讶,不禁说了出来。
-
-  「啊?想不到妈妈这样容易就兴奋起来了呢,是因为爸爸去了外国出差,欲求不满吗?」州和带点轻蔑的眼光看着妈妈。-

-  知美觉得很羞耻,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说。不过,或许州和真的说对了?因为丈夫已经有一段长时间不在身边,身体得不到慰藉。而且丈夫一郎是个性观念非常保守的人,不但造爱时会熄灯,又只懂得用正常位。-
-
  他根本上对性爱完全不热中,就只懂得工作、工作、工作。所以当知美看到刚才的录影带,的确受到很大的震撼,身体深处竟然感到发热,而且在几个少年面前被赤裸缚起、摆出羞耻的姿势,还有一个是自己的儿子……这些官能上的刺激,令知美觉得自己快要疯了。-
-
  「也好,既然已经湿了,前戏也不用了,直接进入吧!反正我已经等不及了啦!」万次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。
-
-  「不用客气,反正下一次轮到万次妈妈时,到我第一个上的。」州和笑说。
-
-  「州和!你……停手啊!我不要!」知美吓得不断挣扎,怎么可以在儿子面前……知美脑中一片混乱。
--
  虽然不断挣扎,可是被绳子捆绑着的人,可以挣扎到什么程度?很快,万次就摆好姿势,准备进入了。
--
  「州和妈妈,让我们合而为一吧!嘿嘿嘿……」万次在知美的屁股上打了一下,「啪!」的一声清脆声响,足以证明知美的屁股弹力十足,知美虽然不觉得痛,但精神上的屈辱,加上从后背位进入,令知美非常羞赧,面上红得好像滴出血来。-
-
  「啊……呜……停,不要……」知英感觉到自己最羞耻、最隐秘的部份,被自己儿子的朋友侵入了。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被侵犯……一方面觉得羞耻,另一方面,被凌辱而产生的感觉,不断刺激她的身体,作为一个女人,她觉得好兴奋,可是理性却告诉她这是不应该的……两种感觉不断在她脑海里交战,知美脑袋开始混乱了。
-
-  万次慢慢的将自己的阳具插入去,知美感到自己的下身被一根灼热的棒状物一寸一寸的深入,可是,因为之前的官能刺激,下身渗出不少蜜汁,所以她肉体上不觉痛苦,反而有异样的充实感。可是,精神上的痛苦却非常大,尤其是理智和情感起的冲突,令她更不知所措。-

-  万次开始不断在知美小穴内抽插,知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有异物在进进出出,这虽然令她久旷的身体非常受用,可是理性却告诉她,这是不可以、不应该的,因为她是被人强 奸的,而且自己的儿子在看着,但身体却无视知美理智的呐喊,忠实地将性交产生的快感传达给知美。-
-
  万次用双手将知美从后抱起,因为知美双手被反缚,万次抱着知美的纤腰,令知美从俯伏在地上变成上身挺起,只用膝盖和被插着的下身支撑,乳房更形突出。而这个有点似跪坐的姿势,亦令万次的阳具插得更深入,知美受到的冲激也更大,知美不禁「呜」的一声叫了出来。
-
-  万次对着知美的耳边说:「怎样呀?州和妈妈,舒服吗?觉得如久旱逢甘霖吧?在儿子的面前被奸淫,是不是特别兴奋呢?」万次说话时吹出的暖气,轻轻拂动着知美耳边的发丝,知美感到痒痒的,耳珠受到的刺激似乎令她的身体感到更兴奋了,看来耳朵也是她的性感带之一。-
-
  知美:「不……没有这回事……你……快住手……呜……」哲郎一直在旁边看着,笑说:「嘿嘿……别说谎啦,州和妈妈。你看,你的乳头已经勃起了,这是伯母已经有性感了、有性兴奋的最好证明。」说着说着,哲郎开始搓揉知美被捆绑的硕大乳房。
-
-  「啊!停手!别摸……不要……」知美觉得羞死人了,被一个少年强 奸,又同时被另一个少年抚摸胸脯。更该死的是,知美在这情况之下竟然会感到兴奋,乳房好像有电流通过似的,在少年的抚摸之下,官能上的欲火不断冲激着她,而下身在万次不断抽插下,淫水一路流出,这些不能掩饰的生理反应,让这几个少年都知道:知美非常兴奋,这令知美感到羞惭欲死。-
-
  万次:「啊……伯母的小穴好温暖、好舒服啊!夹得我的小弟弟好紧……又湿润……不愧是人妻呢,果然是州和的妈妈耶,真有水准……嗯……」「伯母的乳房也是一流的呢!又白又滑,乳尖是漂亮的深红色,像车厘子似的,而且很丰满啊!又柔软……唔……太幸福了,能够玩弄这对乳房……州和,你妈妈真的好漂亮啊!又高贵……有这样的妈妈,你太幸运了……」哲郎不断的揉搓着知美的乳房,又用姆指和食指搓弄乳首,一边对州和说。
--
  说着说着,哲郎忍不住用口含弄知美一边乳尖,知美想不到哲郎会突然这样做,「啊!」的一声叫了出来,她只觉得好像被电流电了一下似的,乳尖传来又麻、又痒的感觉。-
-
  知美听到儿子的好朋友这样「赞美」自己,黄豆般大的眼泪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下来,她觉得好羞耻啊!可是,羞耻度和兴奋度却相辅相成,她居然愈来愈兴奋了,她害怕自己会终于忍无可忍的发出呻吟的声音,如果在他们面前叫床的话,岂不是等于告诉这几个少年,知美在性交中有性高潮了吗?还有什么颜面骂他们强 奸呢?-

-  邦洋拿着摄录机,在知美四周走来走去,不断寻找好位置,录下知美性交的耻态。不愧是天才少年摄影师,对摄影果然有天份,在邦洋的镜头下,知美的羞耻、知美的性感、知美的一切一切美丽,都表露无遗。一个中年美妇在两个少年的抚弄之下,那种欲拒还迎的美态,令身为儿子的州和,也看得血脉贲胀。-
-
  州和走到妈妈身前,扶起知美的头,冷笑说:「妈妈好性感……嘿嘿,你的口闲着也是闲着,就服侍一下儿子的那话儿吧……」「什……什么?!……州和……」知美不知说什么才好。-
-
  「妈妈,别咬你儿子的宝贝啊!哈哈……如果你乱来的话,明天你的录影带就会放上互联网任人欣赏的了。录影带的名字……不如叫做《近亲相奸!凌虐妈妈》如何?嘿嘿……一定有很多人有兴趣看的,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主角。」知美听到自己的儿子说这些说话,简直有眼前一黑的感觉,为什么州和会变成这样的?恶魔……这真的是我的儿子吗?恶魔少年……「呜……你们是恶魔!恶魔少年……」知美哭诉着。在官能火焰的燃烧和煎熬中,知美竭力用理性去对抗着。-

-  「啰嗦!妈妈你也很兴奋嘛……你有很高的被虐质素啊!让做儿子的我将妈妈调教成性奴隶吧!你会更高兴的……嘿嘿……」州和似乎有虐待狂的潜质,真不愧是恶魔少年。他一面说,一面把阳具塞入知美口中,知美不敢反抗,只得发出「呜嗯呜嗯」的反对声音,接纳亲生儿子的肉棒。-
-
  「好啊,将我们的妈妈都调教成性奴隶,那便可以互相交换了!哈哈……组成性奴母亲俱乐部如何?可以招收更多有美丽妈妈的同好者……」哲郎很快就想到更邪恶的计划了。-

-  「不错嘛!州和妈妈的高贵性感、哲郎妈妈的温柔羞怯、万次妈妈的娇艳惹火和我妈妈的爽朗泼辣,各有各的味道呢……如果可以来个亲子乱交派对那就好了……」邦洋一面摄影,一面对其他少年说。
-
-  虽然知美上下两洞口正饱受攻击,可是耳朵也没闲着,听到这班极恶无道的魔性少年讨论的计划,心底不禁凉了半截,如果情况真的如他们计划般发生,实在是比死更难受。可惜,自己的把柄已被他们牢牢握住,似乎除了顺着他们的意思之外,知美便再没方法反抗了……但另一方面,近亲相奸、SM捆绑、杂交轮 奸的官能刺激,的确令原本性观念保守的知美,在肉体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性高潮。拥有高贵气质、端庄矜持的美丽夫人,在亲生儿子和他的朋友的百般玩弄之下,理智上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,可是生理上却渐渐屈服了,尤其是因为近年来,州和的父亲因为工作繁忙,和知美已经有很久没有行房了(即是近年社会上所谓的「无性夫妇」)。-

-  一旦被挑起了情欲,知美的身体就好像缺堤泛滥似的渴求性的欢愉,理智的压抑变得软弱无力……难道自己以前的保守贞洁,都是假的吗?以前都只是受到教育而压抑着,其实真正的自己,是淫秽的女人?被亲生儿子和他的朋友一起轮 奸凌辱,居然还会感到兴奋,而且比往日更能享受到性爱的欢愉,发现到自己有这样的一面,令知美开始怀疑自己,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。-

-  「怎样啦?妈妈,和亲儿子及他的朋友性交,上下两个口都同时填满了的感觉如何?满足吧?比爸爸一个更能令妈妈你满足吧?」州和享受着妈妈的唇舌侍奉技巧,一面向妈妈讲下流的淫荡说话,令知美感到难为情。
-
-  「妈妈,你的舌头技术不错啊!是不是常常服侍爸爸所以习惯了?嘿嘿……的确是厉害的口舌服务呢……妈妈,努力一点!」州和双手捉着知美的头颅,腰部前后郁动,直往知美口腔深处插入去,知美感到呼吸困难,发出「呜呜嗯嗯」的难受叫声。州和陶醉在奸淫母亲口腔的快感里,才不管知美的死活。
--
  万次经过这么长久的活塞运动,快感已经到达临界点,于是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大叫:「啊……要射了……」知美听到了这句说话,感到非常害怕,于是立刻挣扎着放开州和的阳具,让口腔获得自由,大叫:「不……不要射在里面!拔出来!拔出来!」可是太迟了,就在知美的叫声中,万次把自己的精华一滴不漏地射入知美子宫深处,知美甚至可以感受到热烫的精液像子弹一样射击,撞上子宫壁。
--
  同一时间,州和捉紧知美的头,将阳具再插回去,加速的活塞运动,令州和也到达高潮,无情的精液,激射入知美的口里。因为州和插得太深入了,令知美不断咳嗽,儿子的精液就从口角流下来。
--
  哲郎亦不断的搓揉和含弄知美的美乳,知美在三方面的攻击之下,长期没有性生活的她,终于到达了久违的高潮,阴道内部不断的抽搐收紧,幸好仅馀的理智令她不至尖叫或说出下流的说话,只是双眼反白失神晕到。
--
  邦洋用摄录机完美地拍下了知美最动人的一刻,当知美昏倒之后,就立刻换人。
--
  所以当知美悠悠醒来,发现自己仰卧在地上,双手仍然反缚在背后,双脚张开,两脚脚踝中间绑了一根木棒,令她不能合拢双腿,两脚自然被缚成M字型,阴户大大地张开,而邦洋正趴在知美身上,努力地抽插知美的小穴。-
-
  而拍摄的人,已换了人,是……州和!儿子拍摄母亲的性交场面,知美觉得好害羞,但因为刚刚的高潮,加上被奸淫已经过了不少时候,知美比不上少年的精力旺盛,只能无力地摊在地上,气喘嘘嘘的,任这班少年拍摄和凌辱。
-
-  就这样互相交替,知美足足被四个少年奸淫了十多次,除了州和插入知美的小穴时,知美曾经大力挣扎和抵抗之外,其馀时间,知美已经筋疲力竭,只可以静静地软摊在地上,让少年任意奸淫。少年甚至利用知美丰满的胸脯,深深的乳沟,进行「乳交」,而乳交时射出的白浊精液,就打满知美的脸庞。
--
  只有当州和提枪上马时,因为近亲相奸的禁忌令知美疯狂挣扎,甚至惨叫:
-
-  「不!州和!不要!求求你……停手,只要这个是不行的。」州和冷笑:「嘿嘿……只有我不可以插进去吗?妈,你还有什么是我没看过的?别忘了,我是从那里生出来的,现在再将阳具放回去,有什么问题?」「不……呜呜……州和,求求你……千万不要啊!」知美哭得梨花带雨的,就只要这个,被亲生儿子的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,这禁忌中的禁忌,知美绝对不能接受。-
-
  所以虽然被缚得结结实实,而且经过刚才的性交,身体已经疲惫不堪,可是知美仍然奋力挣扎,不想州和顺利的进入。-
-
  丰满的胸脯,在绳子的捆绑之下非常坚挺,加上知美的疯狂挣扎,更是上下抖动,雪白的胸脯好像拥有自己的生命似的,像因为被缚着而想挣脱的小白兔,努力跳动。-

-  虽然双腿被一根木棍子横挡着,不能合拢,但张开成M字型的双腿仍然奋力左闪右避,不让州和得逞。-
-
  在一片乳波臀浪之下,这性感至极的景色令一班少年看得目瞪口呆,忘了制服这中年美妇。-

-  过了一会,州和才吓然惊醒,冷笑说:「妈妈,你还挣扎个什么劲儿?你想想,你可以逃得脱吗?乖乖的让我们一起享受享受吧……嘿嘿嘿嘿。」「不……讨厌啊……我不要,停止吧!州和,我是你妈妈呀!」知美仍然不放弃,尽力的劝阻儿子干下逆天败德的行为。
--
  「嘿嘿……好,那妈妈你发誓说:『我知美是儿子的性奴隶,会听从州和主人的吩咐,和任何人性交,即使是儿子的朋友,甚至是和别的母亲交换杂交也可以。』如果你这样说的话,我可以考虑不侵犯你,妈妈。」州和想到更残忍的法子去玩弄知美。
-
-  知美呆住了,想不到儿子竟然会说出这种事来,可是,在这形势之下,知美有别的办法吗?-

-  「州和,放过我……求你……州和。」知美双眼充满了泪水,只是一味哀求州和别这样对待她。-
-
  「不行吗?那我只好侵犯你了……」州和扶着自己的阳具,作势要进入知美的阴道。-

-  「不!不要……我说了,我说了……呜呜……」知美忍不住哭了出来。可怜的大眼睛,泪眼汪汪的。-
-
  「快说!」
--
  「呜……我知美是……是儿子的,的……性奴隶……呜呜呜……」知美被迫说这些羞辱的说话,不禁痛哭失声,愈说愈细声,时断时续,声音细不可闻。-
-
  「大声一点!」州和用手轻轻捏着知美的乳尖,一边用手指刺激她的阴核,胁逼知美大声说。-

-  「啊!」知美身体一颤,异样的快感贯穿全身,感到性感带被儿子玩弄着,更发觉儿子的手指有意插入阴道中挖弄,脑中一阵空白,嘴巴不自禁的嚷:「嗯……知美是儿子的性奴隶!会听从州和主人的吩咐,和任何人性交,即使是儿子的朋友,甚至是用知美的身体和别的母亲交换也可以!」一口气的说完了,知美才惊觉自己说了一些不知廉耻的说话,而且更发现邦洋手中拿着的摄录机,已经将刚才的一切,包括那段「性奴宣言」一字不漏的拍摄下来。-
-
  知美感到羞愧,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虽说是被迫的,脸上仍是感到火辣辣。
--
  知美只好安慰自己,这是为了不让儿子侵犯自己,才会说这些「谎话」的,造是为了制止乱伦,所行的便宜之计。知美拼命安慰自己,却漏算了州和的恶魔程度了。-
-
  就在知美为自己的「性奴宣言」而怔呆了的时候,冷不防州和突然用力,将原本是半坐半躺般的知美推倒,让她躺下来。-

-  因为知美的双腿被木棒阻着,躺下之后根本不能合拢,加上双手被反缚,姿势就像躺在妇产室中待产的孕妇一般,阴户自然而然大大的张开来。-
-
  州和趁知美仍然在「性奴宣言」的震撼中未回复过来,一推倒妈妈之后,就立刻扑上去,压着知美的身体,右手按着知美的胸脯,左手扶着自己的宝贝,对准位置,腰部用力向前一挺,便慢慢的插进了那神秘的花园中去。
--
  知美突然被儿子推倒,「啊」的一声惊呼,重心一失,便躺了下来。接着,便感到州和紧紧按着自己,一根热呼呼的棒状东西,向下身进发,狠狠地插了进去,顶部已经进了一点,正慢慢地向身体深处进发。-

-  知美呆了一呆,赫然惊觉,那是儿子的阳具!她惊恐地大叫:「停手!你干什么!说好了不是这样的!州和!停啊!不要进去!」知美慌乱起来。-
-
  州和轻轻牵动嘴角,展现一抹冷笑:「是妈妈你误会了吧?我刚才是说,如果你说了那番说话,我可以『考虑』不侵犯你。可是,经儿子我慎重考虑,为了妈妈你的性生活美满着想,不可以不侵犯你啊!嘿嘿嘿……」知美听到州和这样子出尔反尔,骗了她说出那些羞耻的说话,又气又急,大叫:「不行!不可以这样子的!这……这和约定的不同啊!我的生活不用你来操心!停、停啊!别再进去了,现在、现在还来的及停手的,州和……求求你。」州和眼中闪烁着比冰还要冷的光芒,轻蔑的对知美说:「妈妈,还记得你发过的誓吗?『知美是儿子的性奴隶,会听从州和主人的吩咐,和任何人性交』,这是妈妈你亲口向我效忠的誓言啊!记得吗?你是说会听从我的命令,和『任何人』性交的。现在,主人我就命令你,和。我。性。交!你亲口发誓的样子,已经被邦洋拍了下来,别想赖帐啊,我亲爱的性奴妈妈……嘿嘿嘿嘿嘿嘿……」知美感到脑海中「轰」的一声,完全一片空白,想不到儿子这么阴险、这么邪恶。居然用这样毒辣的手段去对付母亲。-

-  知美在惊骇之下,虽然被反缚双手,双腿又被木棒架着,但仍然出尽残馀的每一分气力去挣扎,口中不断大叫:「你……太卑鄙了……畜生!你不是人!太过份了!走开!别碰我!」「我不是人,是畜生?你是我的亲生妈妈,那你是什么啊?嘿嘿嘿……嘿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太迟了,我的龟头现在已经进入了,妈妈,你的阴户令我太舒服了,你想想,我会忍得住不再插进去吗?」州和说着残忍的说话,羞辱着知美,一边作势准备再插入一点点,而另一边,按着知美乳房的手,亦不安分的玩弄着知美鲜红色的乳尖。-
-
  知美乳房和下身都受到儿子的玩弄,除了精神上的打击之外,肉体上一波又一波的兴奋感觉,亦令她头脑受到冲激,感到更混乱。-

-  「千万不要再……再深入了,求求你……现在、现在还来得及收手的……呜呜呜……不……我不要……」知美嘴里不断嚷着求饶的说话,又要忍受肉体传来的官能上的快感,说话不禁变得语无伦次,自己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似的。-
-
  州和露出恶作剧的神情,说:「妈妈,你要我抽出来,是这样吗?」说着,将阳具从知美的阴户中抽回一点点。
--
  知美以为事情还有转机,忙不迭的说:「是、是啊,快……快抽出来……啊啊啊啊啊~~~~!」知美忽然狂叫起来。-

-  原来州和根本就只是骗知美的,他轻轻抽回一点之后,趁知美稍为放松,便用尽下身的力量一插!-

-  知美料想不到州和如此邪恶,下身忽地传来充实胀满的感觉,似痛非痛,肉体上传来的凌厉快感,加上注意力松懈了一点,之前忍住了的叫床声,终于被州和弄得哇哇大叫。-
-
  知美知道了州和又骗了她,心中悔恨、羞愧、愤怒、不安……百感交集,又为自己被儿子弄到忍不住叫了出来而感到耻辱,只好紧紧咬着下唇,泪水默默的流下来,忍受着下身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。-

-  最后的关口失守,知美觉得万念俱灰,已经……没有什么可以坚持的了,心中只是不断的呐喊:「对不起,一郎(州和爸爸),对不起……太过份了,太过份了,原谅我,一郎,我是被逼的……我、我已经在拚命的忍耐了,原谅我,亲爱的……」当州和无情的开始活塞运动,用力的在知美阴户里抽插的时候,知美眼睛好像失去焦点似的,呆滞的看着天花板,不断流泪,不发一言。
-
-  而且当州和插入之后,知美便像丧失了气力似的倒在地上,不再挣扎,好像已经放弃了一切似的。-

-  当所有知美被凌虐的片断,都已经拍摄成功,知美以为恶梦可以暂时告一段落,可是,她错了。-
-
  持续不断的口交、乳交和性交,令知美全身上下都布满了精液,简直像洗精液澡一样,浑身湿淋淋的。
-
-  「现在先带妈妈去洗过澡吧!我们也该停一停,休息一会。」州和说。
-
-  「也好,大家也累了啦!因为州和妈妈太美了,为了玩弄她我们真的竭尽全力了啦……」哲郎笑着说。-
-
  「你们……够了吧?快走!我不想再看到你们这班畜牲!」知美大叫。
--
  「走?节目才开始耶……刚刚的不过是前奏,更好玩的,还在后头呢!哈哈哈……」万次挂着冷冷的笑容,对知美说。
--
  「慢着,刚才我们不是买了新的摄影器材吗?现在就试一试,用在州和妈妈身上看看怎样?」天才摄影师邦洋又有新点子了。-

-  「咦?也对……就试试看吧……一定会很有趣的。」州和喃喃地说。
--
  「不要……你们……你们想干什么?」知美有很不祥的预感,这班恐怖的少年想出来的,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……邦洋从袋子中找出一条水管似的东西,只有小指头般粗幼。
-
-  「这可是最新型号的CCD可接驳摄录机管状微型摄录镜头,只要接上我们刚才的摄录机,再放到州和妈妈的身体里,就可以看到奇景啦!」邦洋兴奋地解说着。-

-  「那放到哪里去才好?」州和问。-
-
  「还用说吗?当然是阴户优先吧!你不想看一看你最初住的地方吗?」哲郎对州和奸笑。
-
-  「嘿嘿……也对啊……」州和的眼睛似乎放出异样的光彩。-
-
  「……你……你们真的是人类吗?」知美绝对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对话,那简直是魔鬼的耳语。
-
-  众少年将知美按倒,邦洋把镜头接驳好,知美因为被捆绑,力不从心,又因为刚刚的连续性交,已经筋疲力竭,根本就抵抗不了。
-
-  邦洋将那好像幼绳一样的镜头准备好,哲郎和万次捉着知美的肩膀,令她不能挣扎躲开,而又因为刚才的绳索捆绑,知美不得不张开大腿,让阴户充份暴露出来。-
-
  「不……不要!太过份了……」知美显出恐惧、惊怕的样子。这也难怪,突然被儿子和他的朋友轮 奸,现在更要玩一些变态的游戏,这对于性观念保守,一心相夫教子的良家妇女来说,是太大的刺激和震撼了。-
-
  尤其是知美,她出身名门之后,自少接受良好的家教,别说是变态轮 奸,就连三级电影也没看过,平日亦从不接触这方面的东西。-

-  在知美娘家,性是一种禁忌,所以知美对这方面的智识并不丰富,可能因为家教良好,知美有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,举手投足之间,令人觉得她端庄矜持,而一头浓密黝黑的长发,更令人觉得风华绝代,婉约九天仙女一般圣洁。不幸的是,她的儿子却是恶魔的化身。
-
-  邦洋慢慢的将幼细的管状镜头塞入去,知美感到有根冰凉的管子正突破重重阻碍,进入阴道深处,因为太紧张和害怕,知美根本不敢看,她紧紧闭起双眼,眼角的泪水,点点滴滴的划过脸颊。-

-  「啊……真的不愧是美人耶!连阴户也这么漂亮……真要命。」邦洋看着摄录机的萤幕屏,一面感叹的说。-

-  被两个少年按着,又被绳子绑得紧紧的,知美明白到,挣扎也是徒然的。但她被凌辱的时候,实在不能面对着自己的儿子,在这么羞耻的情况之下看到儿子灼热的目光,她恐怕自己会发疯。所以现在知美唯一可以做的,便是咬紧牙关,拚命忍耐,希望事情快点完结,让她可以返回正常的世界。-

-  「真的假的?让我看看……」州和说。-

-  「不要……不要看……」知美听到儿子的说话,吓得要死,她似乎更加紧张了。从脚趾也可以发现,虽然因为双腿被缚而不能郁动,但脚趾用力的向脚底弯曲,连关节也显得发白,实在是非常非常紧张的表现啊。-
-
  「嘿嘿……好一个美丽的妈妈,连阴户里也是漂亮的艳红色,你们有没有发觉?妈妈的阴户有很多皱纹,难怪刚才和她性交时觉得这么舒服……」州和居然对妈妈的私处评头论足,而且还和朋友讨论。
-
-  「对啊,这些皱纹对我们的阳具有好大的刺激呢!州和妈妈真的是绝品,人漂亮又高贵,连阴户也是一流的,真没话说。」邦洋一面调教摄录机,一面说。
--
  「啊?有这样的事?也让我们看看啦!」哲郎和万次这两头淫兽,早已忍不住了,反正镜头已经成功进入了,相信知美不会再挣扎,他们便不再按着知美,过去和邦洋、州和一起,研究知美的性器官。
--
  虽然知美紧闭双眼,可是耳朵不能不听。她听到这些难堪的说话,下流的讨论,觉得既羞耻又屈辱。尤其是儿子也是他们的一份子,令知美更觉痛苦,甚至有被出卖的伤心和愤怒。-

-  这班少年对知美的阴户评头论足,研究个彻底,甚至是伸手去拨弄她那可怜的阴户,又或者是用手挑逗着阴核,可怜的知美足足忍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他们才停手。
-
-  万次、哲郎和邦洋看到时候已经不早了,便先回家去,留下州和与他那被捆绑的母亲。-

-  州和送走他们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,知美无言的躺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,侧着头,泪水不断从眼眶涌出,打横的划过红润的面庞,滴在地上。-
-
  「妈妈,别哭了,我先带你去浴室洗一洗身体吧。」州和走到知美身旁,轻轻的抚摸着母亲浓密的黑发,说话的态度出奇的温柔。-

-  「……」知美默默无言,哭得更加厉害了。-
-
  「妈妈,别再哭了,我真的真的很爱你,从我懂事的时候起,我眼中就只有你。」州和忽然对知美表白自己的感情。
--
  知美用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儿子,想不到,在恶魔般的凌虐之后,州和竟然会说出如此感性的告白,这实在令她难以相信。-

-  字节数:25616
-
-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