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红叶凋零
红叶凋零

红叶凋零

「你知道接下来我将会对你做出什么事吗?」
-
-听到和人的问话,红叶只是面无表情的看向天花板,以几乎无法察觉的振幅轻轻点头。看来,她早已充分了解今天自己是处於什么立场了。
--
「难道你都不会想要抵抗吗?」
-
-「……这种事……我习惯了……。」-

-红叶回答。-

-「习惯了?你是指你早习惯被男人插入体内的感觉吗?」-
-
和人故意以难堪的质问调侃,红叶至此总算产生反应,漾着绯红的脸颊不停左右摇着,企图否认。
-
-「那要不然你是对什么事情习惯?」-

-「那是……。」
-
-看着红叶微张的唇,和人就已经了解了。-
-
她所谓习惯的事情是指……放弃。-
-
另外还有一件,就是不抱任何希望。
-
-就因为这样,红叶才会无视於自己的意识,让自己的命运任由其他人随意控制、摆佈。-

-就因为这样,她才会默默的承受这一切,并且……放弃尝试。-

-面对这样的红叶,和人心中感到不快。什么都不肯尝试,只是随波逐流的生存方式,是和人最厌恶的想法。-
-
「既然你都不抵抗的话……。」-

-「嗯……请随您的意思动手吧……。」
--
红叶喃喃细语。-
-
「我被您买下,已经是属於您的了……。」
-
-「……好吧,反正是你说随我高兴的。」-
-
今晚是红叶到达这栋屋子的第一个夜晚。原本和人打算稍微威胁一下观察她的反应的,不过,他现在决定变更计划,实际对她下手。-
-
红叶那种没有表情的表情,让他无端泛起了欲望。-
-
「你先把制服给脱了。」
--
「……是。」
--
红叶顺从和人的命令,动手解起水手服襟前的丝带。
-
-和人敏锐的观察到,红叶的指尖正微微颤抖。
--
初次看到红叶,是在校园的时候。一群嬉笑玩闹的人丛中,只有她一人默默在教室扫地。-

-一位温顺老实……不带丁点个人特色、单纯朴实的少女。-
-
这是看到她时,心中产生的第一印象。-
-
乍看之下,并没有任何吸引人的特质,但她那种不带情感的表现,却惹起自己的不快。和人对毫无主见的人,一向相当反感。明明具备独立的个性,却毫不外露,只是一味迎合他人的态度,更令他倍觉憎恶。-
-
这样的心理,让初次见到红叶的和人心中,立刻燃起了无名火。-
-
同时……还加上一丝丝的在意。-
-
红叶似乎不仅是单纯的温顺而已,她眼眸中隐隐约约还透着一抹阴影。-
就当成是打发时间吧。和人心想,於是开始调查这位少女的身世。-
-
……双亲在六年前因事故身亡。-

-之后被亲戚收养,但这些亲戚不仅夺走她双亲的财产,还把她当成多余的拖油瓶。由於她身体本来就不好,加上柔弱的个性,因此双亲亡故后,就几乎未曾开口。-
-
简直就像刻意把自己的存在,从这世上抹煞掉似的……。-
-
原本还以为,只要稍微调查调查,满足好奇心也应该就足够了。但随着调查越深入,和人发现,自己越来越在乎这位女孩子。-

-虽然红叶总是按时出现在学校,但别说是朋友了,她就连个交谈的对象都没有。
-
-和人也是,并没有任何足以称之为朋友的对象,不过这是他自己希望。-
身为日本屈指可数的资产企业御门财阀的独子继承者,不管老师或同学,面对他难免都会有股不自在感。-

-而和人也把此视之为理所当然,认为自己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。
--
不过……红叶又怎么说呢?
-
-光是看着,和人就觉得红叶和自己是同一类的人。-
-
……不、不应该有这种事的。
--
和人摇摇头,否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--
红叶与自己相比,不论生长环境或经历……就连心灵的坚强程度也完全不同
-。-

-对,红叶和其他人是一样的。对和人而言,她可以说什么都不是。-

-但……究竟是什么缘故,为何自己对这名叫红叶的女孩这么在意呢?-
-
和人问自己这个问题已不知有多少次了,但总无法得到一个明确的结论。自从知道红叶的存在以来,和人慢慢开始觉得自己其实并不了解自己。
--
而这种情况是和人绝不能允许的。-

-总有一天,自己必须继承御门财阀的一切,因此在这段人生之路上,是绝不容许丝毫障碍存在的。
--
红叶亲戚所经营的公司……也就是红叶双亲从前经营的公司,和人运用他的影响力让这间公司经营状况陷入濒临倒闭的状态,接着再以答应对方融资作为交换条件,要求红叶必须以佣人身分住进和人家里。-

-对长年修习帝王学,早已娴熟各式经营手段的和人而言,这点小动作根本不需靠父亲的力量,便可独立完成。而且只需动到他零用钱的一点蝇头就够了。
-听到和人派出的代理人所提出的要求,红叶的亲戚连高兴都来不及,当下忙不迭便答应了这个交换条件。对这些眼中只有利益的人渣而言,能摆脱红叶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。-

-和人打算近期内就把这些人渣所经营的公司给搞垮。至於接下来的并购与后续工作,就全交给父亲去处理罢。-
-
就这样……和人终於把红叶弄到自己身边。
--
今后要怎么做,和人心里倒是还没想到,他只打算先观察一段时间。
--
首先,第一件事就是要弄清楚红叶到底具备了哪些特质。
--
不仅找出为何红叶能吸引和人的理由而已,就连红叶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事,和人也打算一件件的全都彻底调查个清楚。
-
-不论是她的身、还是她的心……。
-
-如此一来,就能让自己从此对红叶完全视若无睹。包括那些不愉快的回忆。
-……为此,我要看透你的一切,红叶。
--
当红叶脱到身上只剩内衣时,和人突然剥去她的胸罩并吻了她。-
-
「姆……!」
--
红叶以瞠得斗大的双眼看着和人。-

-双唇颤抖、瞳眸中间闪烁着不安的神采。看到红叶的模样,和人松开他紧贴的唇。
-
-「……怎么,这是你第一次跟人家接吻吗?」
-
-红叶不回答,只是别开脸。从她的反应看来,和人的疑问很明显正是事实。-
「哦?那我还真光荣呢,可以成为你的初吻对象。」-

-说完,和人以双手托起红叶的脸颊,再度用双唇贴上红叶的唇瓣。-
-
「嗯……姆……。」-

-嘴唇受舌头纠缠的刺激,让不习惯这种感觉的红叶,忍不住呻吟出声。和人逮住这一瞬间,一鼓作气将舌头伸入红叶口中,缠绕她的舌瓣。-

-双方唾液在口中不停的纠缠。和人恣意啜取、品味着红叶嘴里的甜美。-
「嗯呼……唔!」-
-
双唇分离,牵连一线细密的银丝。仅一个亲吻,却已让红叶脸上满佈红潮,突来的初吻刺激,令她忍不住娇吁、喘息。
-
-和人将手指勾搭在红叶的内裤两端,接着,就一口气往下褪。-

-「啊……。」-
-
红叶究竟是个女孩子,本能的害羞反应让她想起身避开,但当她一看到和人眼神时,又乖乖躺回床上。-
-
现在的红叶,身上除了那件脱一半的胸罩外,已是什么遮掩都没有。-

-尽管已觉悟到和人将在她身上做出什么事情,但羞耻心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克服的。红叶下意识想避过和人在她身上扫过的视线,因此身体呈现不自然的扭曲
-。
-
-「……虽然不需脱衣服就看得出来,不过你身体发育得还真差。」
-
-和人上下打量她的身子评论道,这动作引得红叶羞怯的闭起双眼。-
-
以同龄女孩相较,红叶的身体很明显还发育得不是很完全。虽然也有很多女性是属於娇小型的,但红叶的体型看来简直就还像个儿童一般。-
-
「没有胸部,腰也细得离谱。发丝淡薄,屁股也是又小又硬,没长多少肉。-

--
「呜……。」-
-
红叶双颊泛红薄唇紧抿,努力忍耐着和人的嘲讽。虽然她早习惯受人轻视,但像现在这样裸着身子给人看,这般的羞辱她还是生平第一次嚐到。-
-
「……我要动手啰。」
-
-「啊……!」
-
-和人手指一触及胸部,红叶便忍不住叫出声。她全身不住发颤,细緻微弱的震动透过乳房传达至和人手上。
--
「哦……想不到你这么敏感啊?」-
-
「……敏……感……?」
-
-未曾有过的经验困惑着红叶的思绪。她不懂为何自己会对和人的动作,产生如此莫名的反应。-

-「你还不了解吗?你身体对於触碰反应很灵敏。」-
-
和人覆上手掌,轻轻搓揉起红叶的乳房。
--
「啊……唔……!」-
-
尚在发育阶段的乳房开始坚挺。红叶的胸虽没什么质感,但具备姣好胸形及适当弹性,触感有如抚摸丝缎般。玲珑小巧的乳头,则暗藏於粉色的乳晕间。和人轻轻摘起,给予巧妙适当的爱抚后,便立刻挺立起来。-

-「啊啊……这、这是……我为什么会……?」
-
-首次体验到的快感,让红叶的身体扭曲不止。-
-
「我不过轻轻揉了两下,就可以让你变成这样,你这么有感觉啊?」
--
「呀……啊……嗯……!」
--
羞耻心和快感不停交错,构成红叶脸上複杂的表情。
--
「那如果我这样做会怎么样呢?」
-
-和人在捏着乳头的指腹上施劲,用力朝下挤压。
-
-「啊……噫啊啊……!」-
-
红叶手脚虚晃暴动,腰身弓起扭曲。此时,自她稀疏的下体间,缓缓流出一股透明液体,在床单上染出一块湿濡,同时还逐渐扩散开来。-
-
「真叫人意外……看你长得一副娃娃脸,反应却这么敏感?」-
-
「胸部没多少肉,不过该挺的还是会挺嘛。而且我不过逗一下乳头而已,下面马上就湿了……。」
--
「……不要!」-

-红叶摀住耳朵拼命摇头。
--
「不要……说……。」
--
「噢,这是怎么啦?我不过是把现在做了些什么,然后产生什么结果的经过-
,实实在在说出来而已啊。」-

-「……可、可是……。」-
-
红叶抬头,表情欲言又止。但她终究还是低下头,把后面的话给吞回肚里去了。-
-
「没什么好担心的。既然你身体如此敏感,那就表示你马上就能发育成一副既成熟……又淫荡的肉体啊。」
-
-和人一面说一面挪动身体,他挨近红叶的下半身,把双手贴在她大腿内侧。-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!」
--
「为什么?别忘记了,你已经是属於我的东西,我当然可以爱怎样就怎样。-
」-

-「啊……!」-
-
和人脸上浮出一抹诡谲的笑,硬生生以言语堵住红叶的哀求。一开始说随便和人动手的,原本就是红叶自己。-
-
抓住红叶失去力气的膝盖,和人把少女的双腿往左右张开。稀疏的耻毛以及雌性特有的肉壁,全部一清二楚呈现眼前。-
-
「啊啊……!」
-
-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全摊在和人面前,无尽的羞耻感令红叶双腿颤抖个不停-
,双眼也紧瞅着不愿张开。-

-和人慢慢动作,以手指撑开她的花苞。-

-「啊……!不……!」-
-
红叶身体大幅度的摆晃。粉红的淡色黏膜上已满是潮濡。和人沿着这小小的肉壁灵活运动手指,以指腹按压位於壁褶上方的突起。-
-
「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!」
-
-红叶双膝不断抽搐发颤,双手则下意识紧紧捏着床单。
--
看来她似乎连自慰都不曾做过。出生以来首度嚐到的快感,让红叶身躯无法自己的扭曲娇颤。-
-
「湿成这个样子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失禁了呢。」-

-「不要……!」
--
红叶知道自己的下身早已湿漉,但她仍发出几乎无法察觉的细微轻声,尽力摇头试图否定这件事实。
--
「接着我要嚐嚐你的味道。」
--
「呀……!」
-
-和人将双唇贴向抽搞不止的肉壁,红叶立刻像触电般的全身痉挛。-
-
「啊嗯……怎么……啊呀……!」
--
红叶迷惘的呓语,爱液也配合这股韵律,一波波自蜜穴内涌出。和人的嘴唇周遭,转瞬间便沾满红叶所渗出的花蜜。-
-
「真不是盖的……红叶。如果我这样做的话呢?」
-
-「唔……嗯啊!」
-
-和人掰开红叶的花苞,将指头沉入裂隙深处。-
-
未曾受过任何侵入的红叶膣内极为狭隘,光是以手指仍足以缓缓深入。和人的指尖被一种灼热又柔软的触感包裹,从里面不断溢出的蜜液,则一层再一层的温润着整只手指。-

-刚看到红叶的身躯,和人总觉得要插入她体内似乎大过勉强,不过现在他发觉,红叶虽然外表幼稚,但已发育到足以接受男人进入的程度了。
--
不过,为了安全起见……和人手指不断在红叶蜜穴来回进出,并将唇贴住她的胸含起乳头。他一面用唇吸吮,一面以舌头的动作配合着不断爱抚。上下身同时受到异样的刺激,引得红叶嘴里不停发出啊、啊的细美娇喃。-

-「这样应该差不多了……。」
--
感觉红叶的湿润程度已经足够,和人便脱下长裤及内裤,贴上了红叶的身子
-。-

-此时,和人的分身已然硬挺,他以分身顶住红叶秘部。
-
-「要进去了。」-

-「咦……啊……不要!」
-
-意识到和人即将进入自己体内,红叶的身体紧张得不停发抖。尽管心里早已有所准备,但身体的自然反应还是无法完全控制。-
-
按理说,此时应该对红叶说一些温柔的话语,引导她逐渐放松的。但和人却没有这样做的打算。
-
-他直接抓住红叶的腰,把下半身挺了进去。
--
「啊……呜……啊、啊啊啊啊!」-

-红叶的脸因为这撕裂般的疼痛而扭曲着。
-
-「好痛……不要、好痛!」
-
-不同於手指的插入,分身在进入的过程中遭到强烈抵抗。未经人事的膣口在和人强行突入的过程当中,硬生生给怒张的分身推挤撕扯。激烈的疼痛化成无数裂帛般的声响四处回荡。
--
「呜呜……啊……啊啊啊!」-

-红叶紧闭的双眼淌出大滴大滴的泪珠,顺着双颊零零地洒落。
--
这泪水,不是为了受到侵犯而滴。-
-
这泪水,不是为了失去贞操而落。
--
在无数苦痛境遇中从不曾落泪的红叶,淌下泪水的理由只因为疼痛。-
-
她就好比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。-

-迷路时不懂得哭的孩童,常常只因跌倒碰伤就哭个不停。-
-
红叶的泪水,也是基於相同的道理……。
-
-红叶虽由於境遇的关系而试图放弃情感,但并不代表她是没有感情的。-
她只是刻意压抑而已。红叶自我放弃的态度,正是这种表现的写照。-
-
这层心灵的假面,还是有可能在某些契机下露出破绽,此时,就能够透过这道裂痕窥探红叶真正的内心世界。这一点,也正是和人的目的。-

-「好痛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再继续了!」-
-
红叶啜泣着哀求。
--
但是此时,和人心中却无端涌起一股连自己也不了解的欲望冲动,他只是压在红叶身上继续挺动腰身。
--
「呜啊……好痛……好痛哦……!」-
-
……红叶不停号泣着。-

-和人却刻意无视红叶的泪水。
-
-他还想看到更多。-
-
和人当然了解这是红叶的第一次,但是他为了想看红叶那哭泣的表情,反而更加使劲去晃动腰身。
-
-「呜唔……不要……啊啊啊!」-

-红叶身边没有任何东西可支撑,她只能以单手紧紧抓住床单,另一只手则靠在嘴边。-

-她用力咬着自己的手指,希望可藉此减轻所受到的痛苦。
--
不过,随着和人腰部不断的摆荡,红叶脸上痛苦的表情慢慢消失了。-

-「呜呜……好痛……唔……?」-

-红叶在自己没察觉的情况下,开始发出轻柔的喘息。
-
-原本红叶的敏感度就高於一般人,因此就连痛苦都逐渐转化成快感。
-
-「哼哼哼!」
--
和人传出笑声。
-
-接受男人进入而喘息的红叶,面部表情是过去未曾见过的。
--
从今天开始,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随时欣赏到红叶这撩乱的姿态。-
-
「今后我会好好疼你的,红叶……你慢慢期待吧。」-

-和人的情欲在转瞬间高涨,在他即将解放的前一刻,他快速地从红叶体内抽出分身,将绽出的白色欲望一股又一股,洒在红叶的小腹上。